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63、一世英名

    這篇計劃書是全英文的,偶爾有部分中文注釋,整體風格簡潔、美觀,用寥寥的幾句話清楚說明了目前市場中存在的空白點,有一個最簡單的思考競爭優勢框架,發展路線清晰、明確。

    但是,作為種子期的項目,又存在很明顯的問題,沒有顯赫的團隊,一個付兵,李和清楚是什么德行,另外一個是李和從來沒有聽過的周芬。

    事為先、人為重,對投資人來說,他們的背景很難得到投資人的認可,他們能做的事情,別人也能做,不是離了他們不行的。

    齊華笑著道,“有革新,有亮點,但是還是缺乏數據,市場沒有驗證他們的想法。”

    李和笑著道,“我們投資這么多公司,我什么時候看過數據?”

    “是。”齊華會心一笑,明白了李和的心思。

    他最佩服的就是李和對行業的預見性,善于識人,中再集團和遠大集團、地大集團投資的不少項目,皆是基于李和的這種判斷。

    至于虧損的投資項目,就那么一兩個,還是因為創始人一意孤行,不聽取李和的意見。

    李和道,“說說你的意見。”

    齊華胸有成竹的道,“我覺得可以投,至于金額,李先生,還是你來定奪吧。”

    李和道,“4億吧。”

    “李先生,會不會有點多?”齊華驚愕不已,一般情況下,這種項目能給三四百萬就是了不起的事情了。

    給四億有點兒戲了。

    李和抿口茶道,“美金。”

    “啊....”齊華的下巴要掉了,接著苦笑道,“這會成為全世界金額最大的一次種子輪融資資。”

    他不免憂心忡忡,部署失敗的資本有可能帶來市場扭曲或是膨脹的風險,把資本交到了不夠優秀的初創企業手中,那么這些資本有可能會沖垮整個市場。

    李和笑著道,“你應該這么想,可以替他們省了一筆宣傳費,到時候全世界都知道,有一家互聯網房產中介拿到了一筆四億美金的投資。”

    齊華道,‘“李先生,你這是拿自己的信譽替他們做背書,萬一....”

    付堯要是失敗了,李老二會成為眾人嘲笑的對象,一世英名盡毀,大家會感嘆廉頗老矣,李老二再也沒有了當初的眼光和判斷力。

    李和道,“難道因為我年齡大了,就喪失了勇氣?路永遠在盡頭。”

    “是,李先生。”齊華好像得到了鼓舞,接著問,“那股權方面?”

    他現在對李和的心思又有點不確定了。

    李和道,“拿百分之三十吧。”

    “李先生,我明白了。”齊華除了震驚,還能說什么?

    齊華走后,李和站在樓上,撐開幕墻拐角的小窗,朝著熙熙攘攘的大街張望。

    站了有多長時間,他不清楚。

    他只看到他的兒子西裝革履,拎著一個公文包,淡定的從大樓走出來,在一個無人的拐角處一蹦三尺高。

    他會心一笑。

    他承諾過,他虧欠的要去補。

    一個剛注冊一周,注冊資本僅一百萬的小公司居然拿了世界頂尖創投機構美國listing公司四億美金的投資,在全球資本市場和互聯網圈子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堯舜科技是一家什么公司?

    法人周芬是何人?

    創始人大股東付堯又是誰?

    一時間成迷。

    連付兵和周芬都還在迷迷糊糊得狀態中,他們倆分別拿了二萬塊錢,占了百分之一的股份,在什么都還沒做的情況下,就成為了千萬富豪。

    周芬對付兵道,“兵哥,你掐我下?”

    付兵一連抽了三根煙,一個續一根,猛然拍了自己一巴掌,反而把周芬和付堯嚇了一跳。

    付堯道,“不用這么高興,這只代表你們占有的股份市值,公司做不好,一點意義沒有。”

    付兵道,“那是實打實的錢到賬了,怎么叫沒意義呢?”

    付堯道,“才一千萬美金而已,人家要分期給的,要求一個月燒完,我們壓力很大的。”

    付兵道,“花錢而已,有錢不會花,那不是傻子了?”

    付堯道,“我們是在創業,投資人會派駐董事,對項目點的經營承擔全部的成本支出及經營風險,對我們的財務進行監管,這是其資本保全和資本增值目標而對經營者的財務收支活動為了實現進行的控制。”

    涉及到出資者財務監督與經營者資產控制的關系,他不多說,怕他們不了解。

    付兵瞪著眼睛道道,“什么意思?我們花一毛錢,還要跟他們匯報?”

    付堯道,“他們不干涉該項目點的經營管理、財務管理、人事管理等具體管理職能的公司或個人。”

    接著遞過去一張紙,“這是我給你們倆報的一個mba班,你們可能會很辛苦,要一邊學習,一邊工作。”

    周芬道,“只要有錢賺,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付堯道,“老舅,你接下來的任務是負責辦公室裝修,所有的費用找財務支取。”

    他們的辦公場所是老娘提供的,一處已經被淘汰的家具賣場,租金很便宜,他親自去看過,位置很好。

    上下兩層鋼結構,大的嚇人,除了沃爾瑪這種大型超市,很難有比他們面積大的公司了。

    何況,他們還是初創公司。

    付兵道,“我們還沒會計呢,我找誰啊?”

    付堯看了看手機道,“估計馬上就到了吧。”

    他把他老娘公司在中國大區的財務副總給挖過來了。

    當然,他老娘是同意的,要不然人家也沒機會來。

    至于這位副總樂意不樂意,付堯不清楚。

    但是,付堯現在在門口迎接他的時候,付堯清晰了他的態度。

    “付先生。”一個矮胖矮胖的中年人,戴著厚厚的鏡片,從出租車上匆忙下來,甚至來不及關車門,“抱歉,抱歉,想不到路上這么堵。”

    付堯道,“不晚,不晚,曾總,這次麻煩你了。”

    他是第一次見對方。

    “客氣,客氣。”所謂的曾總叫曾士強,他卻不是第一次見付堯,付堯跟著付霞視察公司的時候,他是遠遠見過的。

    ps: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厚愛。

    新的一年,新的開始,祝大家財源滾滾。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