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314、獨立

    “爸,你喝的太多了吧?”她走過去扶著父親,“進屋睡覺吧。”

    邱利海笑著道,“你問你媽媽,我高興不高興,你爺爺創業不易,交到我手里,真應了那句客家的老話,人老癲咚,樹老窿空,要是被我毀了,我有何面目見他?”

    他老婆走到她跟前,安撫他坐下,接過傭人泡好的茶,放到桌子上笑著道,“喝完酒就說胡話,你最近太累了,好生休息吧,不要再喝酒了,喝點茶吧。”

    邱利海擺擺手道,“無妨,無妨,喝點酒,使我更加清醒!哎,其實就是苦了孩子啊,慧敏,爸爸對不起你。”

    說完,又不禁嘆口氣,把面前的一杯酒一口喝完。

    “爸爸,怎么會對不起我呢,你又說讓人不明白的話了。”邱慧敏笑著道,“爸爸,真要喝酒的話,我陪你啊。”

    接著給自己倒了一杯。

    “哎,你爺倆啊,我是不管了,我約了吳太太打麻將,你們慢慢喝吧。”邱母換好鞋后,出了家門。

    邱利海再次舉起杯子道,“爸爸,向你道歉。”

    “爸,你又說這些干嘛?”邱慧敏也跟著舉起杯子喝完。

    邱利海道,“我絕對想不到,到老了需要犧牲女兒的幸福來挽回基業,是爸爸沒用啊,真的,我現在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

    一咬牙,掄起巴掌,卻被邱慧敏猛地抱住胳膊。

    邱慧敏道,“你可別鬧了,我覺得自己挺好的,你也是為我著想,何況,我也沒有不開心的,我是女孩子,早晚要嫁人的,是不是?爸爸,你不用多想。”

    “可是,我剝奪了你自由戀愛的權利。”

    邱慧敏笑著道,“付堯你也見過了,很單純的一個人,既不是驕橫跋扈的,也不是七老八十,目不識丁的,人家也沒有哪里配不上我啊?

    我倆挺合適的,爸爸,你放心吧,我和他肯定能好好的。

    你也知道我性格的,如果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你再怎么和我說,都沒有用的。”

    因為付家幫著大全航運融資一億美金,她作為大全航運的財務副總,出面與付家協調,進入付霞的視線。

    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付家居然還看上了她。

    付家迅速的找來了媒人,新加坡銀行業巨頭李家,同時也是邱家的親戚,一代親,二代表,三代閑了了,在邱家的危機中不但沒有幫忙,甚至還落井下石,是眾多訴訟人之一。

    一度氣憤之下,她覺得付家在要挾!

    可是,仔細一想,如果真的是要挾,付家沒有先給錢的道理,付家答應的融資,早就入賬了!

    付家并沒有拿融資的事情做砝碼!

    邱利海揉揉眼睛,嘆口氣道,“我是怕你受委屈啊,你說你這還沒進門呢,就落了這么大短處,以后可怎么過,哎,說來說去,還是爸爸沒本事,讓你丟臉了。”

    “爸,這沒什么為難的,你千萬別再想多了。”邱慧敏笑著道,“他能把我們家的事情放在心里,我很開心,真的爸爸,我事先沒有一點兒消息的,非常想不到,他會為了我這么做。”

    付家原本給一億美金融資,已經是讓邱家感恩戴德了。

    付家繼續施以援手,卻是讓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沒有任何征兆的,在她和付堯領完結婚證的當天,新聞媒體的財經版塊上,鋪天蓋地的全是關于大全航運的新聞。

    從那一刻,她就知道,這一次,邱家得救了。

    “不是你求著付家的?”邱利海詫異的問。

    “我事先毫不知情。”邱慧敏搖搖頭。

    “那...”邱利海一時間有點百感交集!

    能怎么形容付家呢?

    仗義?

    邱慧敏道,“付堯和他媽媽都沒和我溝通過,我也是看新聞后,給你打電話才知道的。”

    “你們好好過日子吧。”邱利海把杯子再次倒滿,“替我向付堯說聲謝謝。”

    邱慧敏道,“爸爸,你放心吧。”

    第二天一早,她剛起床,晨跑一圈回來,便看到了正在客廳和父親有說有笑的付堯。

    邱利海道,“早飯出去吃吧,付堯等你都有半個鐘頭了。”

    “知道了爸爸,你們聊,我去換件衣服。”邱慧敏沖著付堯一笑,進了自己的臥室。

    沖完澡,換好衣服,對付堯道,“我們走吧。”

    付堯笑著道,“不著急,你吃點早餐吧。”

    邱慧敏坐在付堯的對面,接過傭人遞過來的牛奶,道了聲謝。

    邱利海起身笑著道,“付堯,你在這坐會,我先去公司了,最近都比較忙。”

    付堯跟著把他送到門口,“邱叔叔,再見。”

    “你們玩的開心。”邱利海笑的更大聲了。

    被女婿尊重,他沒有不開心的道理。

    屋子里只剩下她和付堯兩個人,低著頭,小口的嚼著面包,突然又往付堯面前遞了一塊,“你吃了早餐嗎?”

    “謝謝,我不耐糖。”付堯大概受老娘的影響,家里的飲食里,很少有甜品一類,早餐也不例外。

    “嗯,那可惜了,這么美味...”她故意吃出了聲響。

    付堯笑笑,抱著茶杯,抿了一口茶,靜靜地看著她吃。

    “謝謝。”她突然含糊地說了一句。

    “什么?”付堯不解。

    “我是說謝謝你。”這句話,她壓在胸口好長時間了,一直沒好意思說,好像說了,要低一頭似得,“我爸爸的生意緩過來了。”

    “哦,恭喜,我從新聞上也看過了。”付堯由衷地替邱家高興。

    “嗯,晚上,買菜,我做飯,付阿姨喜歡吃什么?”她笑著問。

    “去我家?”付堯愣了愣。

    “是啊,那能去哪里?”她反問。

    “可以啊。”付堯點點頭。

    “我覺得婚后我們可以和付阿姨住在一起,沒必要再去另外看房了。”邱慧敏善解人意的道,“她只有你一個兒子,如果我們不陪在她身邊,她會不會很孤單?”

    今天她們是打算去看房的,準備婚后倆人住。

    付堯道,“不用,她既然讓我們出去住,就出去住吧,而且我們要看的房子也是在圣陶灣,相距不遠,走路也就十來分鐘。”

    之前,老娘是要求在一起住的,現在卻不明白老娘為什么這么快改變主意。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