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342、探疑

    王慧把茶杯往他跟前推了推,笑著道,“還是馬克思說的對,作為資本家,他只是人格化的資本。他的靈魂就是資本的靈魂。

    本以為你和你爸不一樣呢,現在看來,資本家都是沒有區別的。”

    “王姨,這話扎心了,”李覽笑著道,“我們是民營資本,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何況這話從你嘴里出來,要是傳出去可是不得了的大事。”

    正送果盤的秘書對李覽不陌生,但是聽見李覽這樣說話也不禁嚇了一跳。

    給王慧做秘書做了五年有余,敢這么跟她領導說話的,李覽是她認識的唯一一個。

    把果盤輕輕地放在桌子上,沖李覽點點頭,就退出了屋子。

    王慧白了他一眼道,“不得了,都開始學會拿捏人了。這也是跟你爸學的?”

    李覽捧著茶杯無奈的道,“好歹我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不需要向誰學吧?我自己可是有腦子的。”

    王慧坐在他的左手邊,兩只手搭在腿上,笑著道,“說吧,有什么事,你姨我呢,不是小氣人,說吧,要是頒辦不到,你也別埋汰我。”

    李覽躊躇道,“其實也沒什么大事。”

    王慧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輕抿一口,笑道,“那就是還是有事。”

    “也不算是事。”李覽道。

    王慧道,“不管算事不算事,你是說還是不說呢?”

    “我其實想問個問題。”李覽猶豫了一下道,“主要是關于我們家的事情。”

    “你們家的事情你不去問你爸和你媽,來問我干什么,本末倒置了吧?”王慧再次放下茶杯,笑著道,“不能跟家里鬧別扭了吧?”

    李覽搖搖頭道,“沒有,我媽中暑了,住院了。”

    “喲,你早不說,”王慧被驚得一下子站起來道,“哪個醫院啊,我現在就過去看看。”

    李覽道,“沒多大事,昨天晚上住院的,打了點滴后,早上狀態還不錯。”

    “那我也得去看看才放心,”王慧催促道,“走吧,你陪我?”

    李覽道,“能不能別讓她們知道我來找過你?我們家在望兒山的老宅你知道吧?我一個人一直在那里住。”

    聰明如王慧,一時間也摸不清李覽的意思,說的話中,沒一個是相關聯的。

    她重新坐下后道,“你阿姨笨,你給解釋下吧。”

    “我媽昨天去看望我,回來就中暑了。”李覽道。

    “昨天比較悶熱。”王慧道。

    “她昨天還抽煙了。”李覽只聽說過老娘以前抽煙,但是從來沒見過她抽煙。

    王慧道,“她以前是個老煙槍,戒煙都有三十多年了。”

    心里也暗自疑惑,怎么可能突然抽上煙呢?

    李覽接著道,“做夢的時候,我聽見她說誰回來了,王姨,你知道誰回來了嗎?”

    王慧心里盡管震驚,但是臉上沒有絲毫變化,假裝想了會才道,“我跟你爸媽倆人都是同學,我們的交集也都是在同學圈,所以,并不是她們的每個朋友我都是認識的。”

    李覽道,“謝謝王姨。”

    他沒有再多問。

    他了解對方,和他的父母一樣,都是屬于老頑固,做出決定后,不會因為別人的兩句話就輕易改變自己的決定。

    所以,既然王姨已經做出這個回答,他不管再使用什么手段,低聲下氣扮可憐或者死纏爛打皆是沒有用處的。

    “不在這吃個午飯?”王慧喊住已經走到門口的李覽。

    李覽道,“不了,我回公司,今天有個會。”

    王慧叮囑道,“路上開車慢點。”

    送他到門口,看著他慢慢大邁步出了巷子,影子漸漸消失的時候嘆了口氣。

    背著身子對身后的秘書道,“給劉書記打個電話,看他在不在,我去他辦公室。”

    秘書想了半天,還是有點迷瞪,劉是大姓,劉書記也不止一個。

    但是,能讓自己領導親自登門的,好像只有一個,那就是劉波了,還是因為雙方有同學之誼。

    想通了之后,便趕忙應聲道,“我現在就給王秘書去電話。”

    李覽回到了公司,躺自己辦公室沙發上,一覺睡到下午,等想到要吃中午飯的時候,公司食堂都已經關門了。

    泡好茶,仰靠在椅子上,給王子文發了條信息,他爸今天果真沒來上班。

    他在附近吃了點東西,再次開車去醫院。

    病房里,只有他老子和老娘倆人,他沒看到李怡。

    李和道,“你老妹回家了,不是給你打電話讓你別來了嗎?怎么又來了?”

    李覽道,“要不你回去休息,我陪著媽就是了。”

    何芳道,“等宋谷辦好手續馬上就出院了,陪什么陪。”

    “不多住一天?”李覽發現老娘的精神頭果真好很多了。

    何芳道,“就是得絕癥我也不會這么住,著急也會把人著急死。”

    她讓李和爺倆出去,自己開始起身換衣服。

    等她換好衣服,李覽提著包,他老子牽著老娘手一起下樓。

    父母上了宋谷的車,他開自己的車,剛到家便借到了秦遠程的電話。

    何芳坐沙發上側耳朵聽著,笑著道,“喊人家來吃個晚飯。”

    “我媽說請你來吃晚飯。”李覽如實在電話里說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秦遠程問,“好像不樂意呢?”

    “沒有。”李覽笑著道,“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們是不受勞動法保護的一群人,沒人權,今晚要加班呢,”秦遠程長嘆一口氣道,“還有一大堆材料要做,替我跟阿姨說聲謝謝,下次一定去看望她。”

    李覽跟她寒暄幾句才掛了電話。

    何芳笑著道,“這我得批評你,不夠積極主動。”

    李覽發現,他老娘哪怕是笑著的,可是笑的也很勉強。

    他看著很難受。

    “媽,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李覽還是忍不住問。

    何芳道,“一天到晚瞎尋思,我能有什么事,去廚房看看,看你老妹有沒有要幫忙的。”

    李和從廚房端了一碗湯過來,笑著道,“海參三鮮湯,我做的,嘗嘗味道怎么樣。”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