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361、無言以對

    因為要是如實操作,他就可以輕易實現網上的段子。

    他爹是世界首富,他老丈人是美國總統,然后可以一起推薦他去當聯合國開發銀行的總裁。

    一頓操作猛如虎,能在歷史留名,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他的進修期是一年的,妹妹和李沛等人早已相繼回國,只剩下他一個人。

    住在伊萬諾夫這位白俄羅斯首富的莊園里,伊萬諾夫之子伏羅希洛夫每日與他形影不離。

    伏羅希洛夫是典型的東斯拉夫人長相,眼睛凹,鼻梁挺,他實際身高不高,跟李覽不想上下,但是身體粗壯,膀大腰圓,顯得比李覽壯實很多。

    李覽對他最為嘆為觀止的是那一長串的名字,伊里奇.馬克西.莫維奇.康斯坦丁諾維奇.伏羅希洛夫。

    伏羅希洛夫還驕傲的向他表示,在俄語中是“鋼鐵之子”。

    他意味是伊萬諾夫超人看多了,后來才明白,伊萬諾夫家族是世代鐵匠。

    李覽搞不明白這有什么值得驕傲的,拋開他老子,他家八代貧農,他也沒飄啊!

    伏羅希洛夫是練散打的,李覽很羞愧,他這個練了二十年余年武術的,沒到兩分鐘就被箍住了脖子。

    他憤憤不平的看向邱亮,對方用的是摔跤的手法,沒用拳頭,要不然他現在腦袋都開花了。

    邱亮一臉委屈,撓撓頭。

    伏羅希洛夫看到他那一層厚繭的手兩眼放光,嘰里呱啦一陣。

    邱亮一句聽不懂。

    李覽笑著道,“他要跟你比。”

    反正是鬧著玩的,他倒是一點不擔心。

    “行。”邱亮毫不猶豫。

    伏羅希洛夫沖了過來,邱亮眼睛一瞇,身子一矮,躲過了一拳頭。

    李覽閃到一邊,正準備好好欣賞,可惜邱亮速度太快,都沒見怎么動作的,伏羅希洛夫已經臉朝地,爬起來的時候,不停的揉著自己的膝關節。

    但是,他還是滿意的笑了,拍拍伏羅希洛夫的肩膀后,轉身就走。

    邱亮跟在他后面,突然被他一個猛轉身,差點撞著。

    邱亮被盯得發毛,知道李覽什么意思,笑著道,“你跟我們不一樣,我們訓練是不脫層皮不算完,那是真玩命的,你和他一樣,都是算強身健體。”

    在他眼里,伏羅希洛夫也只是個花架子。

    “可是我連他都不如。”李覽心里有點失落,他果然是在楚門的世界里,伏羅希洛夫不是第一個幫他打破的,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邱亮解釋道,“你倆耍的不一樣,他是重力量和速度,你是套路多,重在靈敏性。”

    李覽平常也和他以及宋谷在一起訓練,但是他們敢朝自己腦袋上沒事磕塊磚,跟嗑瓜子一樣平常,卻不能對李覽這樣。

    李覽沒好氣的道,“反正是技不如人唄。”

    又不禁嘆了口氣。

    學習在繼續,跟著伊萬諾夫等人過了一個無聊至極的感恩節之后,眼看就是春節,按照他老子的意思,他也沒有回國。

    進修完一年后,他的簡歷上多了一個名牌大學的碩士學位。

    僅此而已。

    然后,就是他終于有了一口流利的含糊不清的英語。

    回到家,他老子和老娘不是和他噓寒問暖,而是徑直告訴他,婚期定了。

    他一點兒沒有反應過來。

    同樣詫異的還有秦遠程。

    倆人坐在茶館里,一時間都沒有說話。

    好半晌,李覽才問,“你同意了?”

    “你好像還沒有向我求婚?”秦遠程抿了口茶。

    李覽笑著道,“那都不是重點。”

    “那重點是什么?”秦遠程追問。

    “我講過的都是重點。”

    “別耍嘴皮子。”認識李覽的時間越長,秦遠程越發現李覽不是表面上的那種寡言少語的內向人,其實是個地道的京城侃爺。

    李覽從口袋掏出來一個紅色的盒子,冷不丁的抓過秦遠程的手。

    秦遠程還沒反應過來,一個金色的戒指就被戴在了手上,戒指很樸實,一看就是舊的,沒有一點兒光澤。

    李覽道,“這也是我們家的傳家寶,是我姥姥傳給我媽的。”

    “謝謝。”秦遠程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兩人的婚事就算這么定了。

    婚禮是在四海酒店舉辦的,完全違背了李覽簡辦的初衷。

    但是,父母不同意,真是沒招。

    看著這場聲勢浩大的婚禮,招娣笑著對旁邊的何舟道,“你也不小了,該著急了。”

    何舟笑笑,并沒有說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注定要辜負母親的期望了。

    每一年,母親和周邊的朋友要給他介紹對象,他都毫無理由的拒絕了。

    他一心忙于工作,避免跟母親見面,甚至最近兩年的春節,他都有心思不回家,但是一想到老娘含辛茹苦,只有他這么一個親人了。

    他實在不忍心,只得回鄉陪母親過年。

    又是一個畢業季,學校門口成了拍照勝地。

    他看到了在那拍照的曲阜,笑顏如花。

    他點著一根煙,站在一株梧桐樹下,本不想過去打擾她。

    她已經看到他了,穿著一身學士服,走到他跟前,笑著問,“你怎么來了?感受下大學畢業的氛圍?”

    “有沒有什么想法,這么突然畢業了?”

    “再也不用逃課了...”

    “有住處沒有?”何舟猶豫了半晌,還是問道。

    “單位管住。”

    “工作找好了?”他很詫異。

    “是啊,中鐵,先到項目工地實習。”她說的很高興。

    “下項目工地很苦的。”何舟沒有多大的意外,畢竟她是學土木建筑的,下工地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還是出乎他意料,他本以為她會選擇設計院這類的單位。

    “可以到處欣賞祖國的大好河山,有什么不好嗎?”她笑著道,“行了,沒事的,我已經和家里說好了。說不定以后還有出國做項目的機會,就當是公費體驗生活了。”

    現在哥哥已經獨立,能夠支撐家庭,她沒了負擔,精神上少了許多壓力。

    “會很辛苦,而且野外沒有你想的那么好。”何舟道。

    “誰不辛苦呢?再說,學以致用,有什么錯誤呢?”

    何舟居然無言以對。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