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 “人,我們要救。”

    嗯?”

    察覺到眾人下意識間齊聚而來的目光,羅真眉頭一挑。

    “確定要讓我來做決定嗎?”

    羅真便轉向阿爾托莉雅〔alter〕,這般詢問。

    阿爾托莉雅〔alter〕立即淡然出聲。

    “你是御主,自然由你來做決定。”

    阿爾托莉雅〔alter〕竟是這么說了。

    這代表著什么,羅真很清楚。

    這代表著,阿爾托莉雅〔alter〕已經認可了羅真,承認了羅真。

    要知道,在此之前,不管是做任何的行動,阿爾托莉雅〔alter〕都沒有尋求羅真的意見的意思。

    不是阿爾托莉雅〔alter〕在輕視羅真的存在,而是阿爾托莉雅〔alter〕就是山之民的王,理所當然應該做一切的決定,沒有人的地位能在她之上,她自然不需要尋求別人的意見。

    但現在,阿爾托莉雅〔alter〕的這個態度,告訴了別人,她承認了羅真這個御主,不僅是作為王負責管理山之民,更要作為一名從者,成為羅真手中的利劍。

    昨天,羅真一言不發的幫阿爾托莉雅〔alter〕打敗燃燒靈魂的莫德雷德,又經過夜晚的一番談話,總算是打開了阿爾托莉雅〔alter〕的心防。

    從這一刻開始,羅真才正式成為了阿爾托莉雅〔alter〕的御主。

    至于之前,羅真頂多就是被阿爾托莉雅〔alter〕重視的人才及強力的援助罷了。

    若是換做之前,現在阿爾托莉雅〔alter〕已經針對這件事情做出自己的決定。

    可如今,阿爾托莉雅〔alter〕將決定權交給了羅真。

    于是

    “其實,如果是從理性的角度來考慮,那些走失的山之民最好別救。”

    羅真無比冷靜的說出有些殘酷的話。

    但這是事實。

    一來,對方現在是不是還活著都不清楚,很有可能導致最后興師動眾,卻撲了一個空,得不償失。

    二來,不管是進入圣地領域還是進入沙漠地帶,都注定是要遇上敵人,要么和圣地騎士掀起戰爭,要么是和太陽王的魔獸廝殺,如果出兵去救這么一群山之民,那不僅意味著要一直保護他們,還得在這個過程中對抗敵人,最后喪命的士兵只怕會是一個讓人接受不了的數目。

    偏偏,如今又正值與獅子王的戰爭期間,阿爾托莉雅〔alter〕甚至已經計劃進攻圣都了,獅子王同樣因圓桌騎士的損傷而認真了起來,隨時都有可能對這邊進行雷霆萬鈞的報復,在這樣的情況下還為了一群普通的山之民損失兵力,那絕對是不明智的。

    羅真等人面臨的就是堪比世界末日的戰役,所有能上戰場的士兵都是寶貴的資源。

    反觀那些一般的民眾,除了浪費糧食以外,幾乎沒辦法派上任何的用場,為了他們勞民傷財,真的沒什么必要。

    因此,從理性的角度來看,這批人,在當前的這個狀況下,那是萬萬不能救的。

    可是

    “嗚嗚嗚”

    看著空地上的山之民們還在悲痛萬分的哭泣,一些小孩和婦女更是不斷的喊著自己的父親及丈夫的名字,老人們也求著士兵們派出救援,求著眾人把他們的親人朋友都給救回來的場景,羅真的心中沒有任何的迷惘。

    “若是只靠理性在活著,那人類還不如動物。”

    羅真無比斷然的開口。

    “人,我們要救。”

    此話一出,眾人齊齊的眼神一振,露出了斗志昂揚的笑容。

    連阿爾托莉雅〔alter〕的嘴角都出現了一瞬間的弧度,隨即消失,貞德〔alter〕亦是撇了撇嘴,一副不屑的模樣,卻連一句話都沒有說。

    顯然,對于羅真做出的決定,任何人都不反對。

    包括反轉狀態下的暴君和魔女,都是如此。

    “下指示吧,御主。”

    阿爾托莉雅〔alter〕便這么說了。

    “前輩。”

    瑪修亦是滿臉認真的看向羅真。

    “請命令我們吧,羅真大人。”

    靜謐同樣注視向羅真。

    “御主。”

    貝德維爾也緊視而來。

    眾人就在期待著羅真的率領。

    當下,羅真毫不猶豫的開始下指示。

    “首先,我們必須將圣地方面過來的騎士軍團給擊退,否則,以他們這個包圍的趨勢,即便還有幸存者,結果都在劫難逃,加上對方有可能進入山岳地區進行布置和搜索,必須把他們給鏟除才行。”

    這是當務之急。

    “這件事就交給我吧。”阿爾托莉雅〔alter〕不假思索的道:“對手是鐵之阿格規文,他的手段我很清楚,本人估計沒有上戰場,而是躲在別人找不到的地方下命令,不熟悉他的戰術的人應對起來會很棘手,我的話,無論他準備圍剿幾次,我都有辦法沖破包圍圈。”

    “嗯。”羅真點了點頭,道:“這次出擊的大概只有肅正騎士,對方肯定是想靠數量取勝,有你的圣劍,不管多少騎士來了都是一個下場,你就帶著城里的士兵隊去迎擊吧。”

    “交給我吧。”阿爾托莉雅〔alter〕平靜的接下了這個任務。

    “再來,為了盡快將隨時有可能喪命的人救回來,我們最好兵分兩路。”羅真這么說道:“一路進入圣地領域,一路進入沙漠地帶,同時進行救援。”

    聞言,立即有人接下了其中一方的任務。

    “那就把圣地領域那一邊交給我吧。”貞德〔alter〕帶著邪惡的表情,冷笑道:“太陽王的地盤和我適性不太好,在沙塵暴里放火,想也知道不可能讓火勢蔓延,反而是圣地領域,空曠一片,大地還被人理的火焰燒著,加上圣地騎士還欠我囚禁的帳沒還,這次正好是個機會。”

    貞德〔alter〕竟是就這么自告奮勇了起來。

    “行。”羅真沉思了一會,點頭道:“我把龍群借給你,以你現在的能力,支配龍種的軍團應該沒問題,你就盡情的大鬧吧。”

    “這樣嗎?”貞德〔alter〕頓時獰笑似的道:“很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算對手是圓桌騎士,我都沒什么好怕的了。”

    “記得你的主要任務是救人。”羅真嘆了一口氣,緊接著道:“算了,靜謐,你跟貞德一塊去吧,她不會顧及民眾的死活的,接濟方面就由你負責,沒問題嗎?”

    “是的,請交給我。”靜謐義不容辭的接下了羅真的命令。

    “然后,貝德維爾卿,麻煩你繼續守在山岳之城里,畢竟不能讓這里沒有人守衛。”羅真轉向了貝德維爾。

    “明白了。”貝德維爾沉默了半響,隨即有些不甘心的接下了這個任務。

    想必,這位騎士也很想上戰場吧?

    可無論是羅真還是阿爾托莉雅〔alter〕都是不會讓他輕易上戰場的。

    不然,他的身體,絕對支撐不住。

    安排完這些以后,羅真才注視向瑪修。

    “沙漠地帶就是我們去了。”

    羅真微微一笑。

    “準備出發吧,瑪修。”

    話落

    “是!御主!”

    瑪修面露堅毅之色的應了下來。

    就這樣,眾人均都開始了行動。

    書客居閱讀網址:

    /txt/108316/

    。_手機版閱讀網址: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