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網游小說 > 黃庭道主

第七百三十四章 我是你家元帥二哥【感謝‘秋來丨’的10000打賞!】

    陸青峰見自己這大弟子這般驚喜,將手一揮,又有符印、寶劍落下。

    “師尊——”

    王立接過,抬頭看著陸青峰。

    陸青峰指著符印道:“這是‘青丁都司’符印,你日后便是天河上將。”

    這是他門下大弟子,修為低微。

    雖得傳無上法與大神通。

    但一時半會兒,也不是他這些個師弟師妹對手。

    更別說天河當中其他上將。

    不過。

    陸青峰封他‘青丁都司’,倒不是要他都理兵事,只是給他個身份,一來讓他不至于被人看輕,二來神位在身,坐享天河俸祿,于修行也大有益處。

    “師尊。”

    “弟子修為低微,恐難當此重任,還請師尊收回成命!”

    王立捧著符印,聽聞竟是‘青丁都司’之職,趕忙推拒。

    青丁都司在‘五丁都司’當中,雖然排名最末。但地位之高,卻還在七政八靈、直月將軍、十二支直符使者之上。

    王立哪敢應下。

    “你乃為師門下大弟子,區區天河上將之位,有何擔當不得?!”

    陸青峰不理會,擺擺手,指著王立手中仙劍,道:“此劍名曰‘青冥劍’,乃玉帝賜下。為師將此劍予你,誰敢不服,劍斬不饒!”

    陸青峰被敕封天蓬時,玉帝賜下八件至寶。

    這‘青冥劍’就是其中之一。

    威能之大,還在章庶手中‘天魔化血神刀’之上。王立修為尚低,持此劍,在地仙當中,勉強能夠自保。待他轉修《羅浮劍典》,修成兩門大神通之后,怕是等閑天仙都奈何不得他。

    當一個青丁都司或許還差些。

    但背后有天蓬真君撐腰,想來也沒人敢質疑。

    “弟子慚愧,拜謝師尊!”

    王立見陸青峰態度堅決,不敢再推辭,忙的應下。

    傳法。

    賜寶。

    封官。

    這之后,陸青峰讓眾弟子退下。

    殿中只剩下他跟敖樂二人。

    恰逢夜幕降臨。

    嘩啦!

    嘩啦!

    微風起,耳畔傳來陣陣水聲。這不是天河水響,而是天上月華灑下,星斗之力傾瀉。

    敖樂感應到星斗變化,蹙眉道:“玉帝剛應承夫君,立馬就兌現。先是前后腳送來五百萬套兵甲,如今又將星斗之力傾瀉,這是要讓夫君效死力。”

    先不說五百萬套兵甲。

    單單是眼前這激增三五倍的星斗之力,就是難以想象的大禮。

    如此環境中修行,別說凡俗修士,即便是地仙、天仙,都能突飛猛進。修行一日,足抵得上人間數百年。哪怕是金仙,也能快速積攢法力。

    這塊肉不可謂不肥美。

    一口吃下去的確舒爽,但吃下去之后——

    “無妨。”

    “玉帝要用我,而且還是要重用我,這是好事。唯有重用,才不吝好處,不吝庇護。我與佛門不對付,又未曾與李靖同殿為官亦或是在他帳下效命過,玉帝這才放心讓我鎮守天河。”

    陸青峰心中清楚。

    是以。

    玉帝問他有什么難處的時候,他才獅子大開口。

    反正不管他要不要這些好處,玉帝都要使喚他,也不會客氣。不如先把好處撈到手,具體事務慢慢再解決。

    星斗之力傾瀉。

    不單是他。

    敖樂、陸逍、陸瑤,還有他門下那些個弟子、部將,也都能借助濃郁到實質的星斗之力進行修行,快速提升道行。

    只要給他充足時間。

    未必不能將李靖等人驅逐,真正掌控天河。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修行最是緊要。”

    陸青峰看向敖樂:“如今水府盡在掌握,諸多事務也都理順,是該繼續修行了。”

    時空法身,金仙道行坐鎮水府。

    本體肉身停駐在外,受星斗之力滋養,意志神魂入夢遨游大千時空。

    修行身外化身法,區區分神不在話下。

    只是分神越多,悟性靈光就越低。

    如非必要。

    分神不可取。

    全神修行,非但修行速度更快,而且成就也能更高。反之,分神之后,不但每一道分神的修行速度都要降下來許多,且每一道分神的最終成就,也會降低,往往會卡在較低層次。

    這也是許多仙人,分明有分身之能,卻很少修煉分身的緣故。

    陸青峰則不同。

    他如今共有八重身外化身。

    其中有七個是寶葫蘆分身,以寶葫蘆煉就,靈根渾然天成,得天獨厚。參悟大道比之陸青峰本體都要快速,這是契合本源,日后成就也不會低了。

    另有一重則是時空法身。

    以金仙道行、法力,煉化成就分身。道行永久停留在從西游時空出來時的水準,唯獨法力還能積攢,整個法身不知何時就會消散。

    相當于工具人。

    無須上心。

    也不會令陸青峰分心,不耽擱修行。

    但即便是陸青峰,在沒有更多的如寶葫蘆、清靜竹這等頂尖靈根的情況下,也不好貿然分出再多分神。

    畢竟不是準教主乃至教主級的人物,分身億萬、入夢三千都是等閑。

    陸青峰從本質上來說,還僅是一境天仙而已。

    差這些大能遠矣!

    只能謹慎分神。

    當即。

    運轉‘逍遙夢路’,借助‘神墓’當中仙神軀體,陸青峰第三次進入時空真假界。

    這一次又帶上了敖樂。

    時空真假界中修行得來的道行法力,雖然隨時都有幻滅的可能,且入夢之后,若不是分神的情況下,本體修行也會近乎停滯下來,進步緩慢。

    但以敖樂的資質,也唯有一次次在時空夢境中修行,一點點積攢,才能增長悟性根性,日后現實中才能有望成就天仙乃至是金仙。

    否則。

    就憑敖樂當初連真仙都難以修成的悟性,此生恐怕只能永遠停留在地仙層次了。

    此時虛幻修行。

    看似白費功夫,實則‘磨刀不誤砍柴工’。

    ……

    一道分神與敖樂入夢。

    陸青峰本體停駐水府,借助浩瀚星斗之力修行,道行猛進,法力大增。沉浸其中,水府一應事務,都還按著此前模式運轉。

    他這個新任天蓬,先是壓服天罡大圣、九天殺童大將、高刁北翁神將軍、長顱巨獸大將軍、威劍神王大將軍等天河上將,在天河六百萬天兵水軍當中名頭響亮。

    后又在水府外,吊打四大天師中的薩天師,又將天河將士震了三震。

    這次卻不僅是天河。

    又傳到天河外。

    連著此前戰績,也都被人一一翻出來——

    刷走靈吉菩薩兩大至寶。

    闖過十八羅漢尊者布下的羅漢大陣。

    靈霄殿中斗敗王靈官。

    至于蠻神界外,力壓六瞳尊者與殷郊殷太歲的那一戰,因在虛空深處,除了一位直符使者看到之外,其他人并不知曉。

    但這也不妨礙陸青峰名號傳揚。

    看看他那些對手——

    靈吉菩薩。

    十八羅漢。

    王靈官。

    薩天師。

    哪一個不是三界當中鼎鼎有名的人物?!

    陸青峰斗敗一個,未必能揚名。

    斗敗兩個,也未必能揚名。

    但接連斗敗四個,總該傳揚開來了。不說如何如何厲害,三界大能如何如何震驚,但至少在一部分消息靈通或是巧合聽聞的仙佛大能心底,已經對陸青峰有了大致印象——

    清凈大圣。

    清凈道人。

    天蓬真君。

    日后撞上,總歸不至于被小看了去。只不過,三界何其大,哪怕陸青峰接連大戰,鬧出好大聲勢,知曉他的,終究還是少數。

    有些個金仙、大能。

    一次閉關少則千年,多則萬年、十萬年。

    更不會聽聞。

    日后行走三界,恐怕不認識陸青峰的還是絕大多數。

    但不管怎么說,好賴也有些名頭了。

    這一日。

    天河外,有一位身著青衫的青年大步流星趕來。

    這青年俊秀中帶著些許魅惑,無論男子女子見了都要立時為之神魂顛倒不知東西南北。

    似曾修行佛門,腦后隱隱有三分佛光閃爍,映襯得面目寶相愈發莊嚴。但除了佛光之外,又有清光蘊藏,這是修行的正宗道家法門,顯得出塵有仙意。

    來人眺望天河。

    臉上嬉笑著,滿是歡喜期待,徑直就要往天河當中走去。

    然陸青峰掌天河后。

    天河有序。

    邊界有門戶,內里有崗哨,除非是薩天師那等金仙,否則任誰進來,都要被攔下。

    倘若身份不低亦或是背后站著大能,還能被放行,讓他進天河采些天河水亦或是星塵砂。

    但若是無根無底,膽敢擅闖,六百萬天河水軍可不是吃素的。

    甚至。

    即便是金仙。

    不通報便擅自闖入,若只是偷偷摸摸采些天河奇珍倒也罷了。可要是招搖過市、大搖大擺,依舊不合禮數。

    要是天蓬真君追究,也有不小禍事。

    如薩天師。

    仗著金仙道行,闖入天河,就被天蓬真君吊打一番,還去玉帝跟前狠狠參了一本。

    聽說氣的薩天師告假三月,都不在通明殿待了。

    青衫青年不曉事。

    大咧咧闖進天河,頓時就有巡河將軍發現,領著百余水兵將其攔下,喝問道:“來者何人,膽敢擅闖天河?!”

    青年一見。

    不驚反喜,咧嘴笑道:“將軍來的正好,這天河太大,天河水晃的我暈頭轉向,摸不到水府在哪。你快快帶路,領我去見你家元帥。”

    “汝是何人?”

    巡河將軍眉頭微皺,見來人似與真君元帥熟識,不辨真假,也不敢貿然放行,于是又問道。

    “我是何人?”

    青年哈哈笑著,道:“我是你家元帥二哥,想當初,還是我把他從禿驢禪院中帶出來。沒想到這小子搖身一變,居然成了天河總管,好不威風。我在人間聽聞,特來天河瞧瞧他。”

    自稱二哥。

    來人自然是黃風嶺中青狐大圣。

    黃風大圣與靈吉斗法,他修為太低,擔心遭殃,故此早早就將他支了出去,藏了起來。

    之后。

    黃風大圣初拜黑風山,又要躲避佛門,故此不曾外出,無暇他顧。

    陸青峰上天為官。

    可憐青狐大圣一個人在外晃蕩許久,實在按捺不住,回了黃風嶺,這才知道大哥早就逃了出去,三弟業已歸來。

    于是馬不停蹄趕去黑風山,得聞大哥正在閉關。

    便灰溜溜下了山,又四處打聽,才知道三弟上天,當了天蓬元帥。

    他耐不住性子。

    一路走一路問,急吼吼就趕來天河,想看看三弟威風,見識水府風景。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