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天唐錦繡

第二百七十三章 拒絕出嫁

    就好似自家的心肝寶貝,被某一個心懷鬼胎的家伙一個勁兒的示好,時刻都要嚴防緊守以免寶貝被人家給哄了去,那種不爽簡直無可言喻。

    聞聽父皇前來,晉陽公主自后殿腳步輕盈的出迎,只是見到父皇面上那陰沉的神色,笑容頓時一僵……趕緊四下瞅瞅,難道是哪里有什么不對,惹得父皇不痛快?

    侍女們躬身相迎,李二陛下面沉似水,徑直來到窗前地席之上,斂了一下衣衫下擺,跪坐下去。

    晉陽公主趕緊命侍女取來開水茶具,自己則小心翼翼的來到李二陛下面前,乖巧的跪坐,眨了眨晶亮的明眸,輕聲問道:“父皇可是有什么煩心事?不妨說出來,總好過悶在心里無人傾吐要好一些。”

    李二陛下哼了一聲。

    說出來有什么用?

    若說讓你將這一屋子的東西盡皆拾掇拾掇丟掉,老子的心情瞬間好轉,難不成你肯聽?

    便悶聲不語。

    晉陽公主摸不準父親的心思,好似每一次來到自己這邊,心情都不太好的樣子,到底是因為心情不好所以到我這邊來,還是正因為來了我這邊,才導致心情不好呢?

    總覺得眼前的父皇似乎有些跟誰置氣的意思,但是不明究竟,也不好勸說,正好婢女拿來了開水茶具,趕緊沏茶煮茶,又命婢女取來點心,喝著茶吃著點心,陪父皇說話兒。

    李二陛下拈了一塊桂花糕放在口中,咀嚼幾下,狀似無意問道:“房俊遭人刺殺,身受重創,你可去探望過了?”

    晉陽公主輕輕頷首:“嗯,姐夫回府當日,女兒便去探望過了。”

    說起這事兒,語氣難免抱怨:“如今朝廷到底怎么了?就算是大家爭來斗去的,那也應當有些規矩要謹守才行,若是人人都這么搞,動輒暗殺行刺,豈不是人心惶惶、朝不保夕?父皇應當好生管管才是。姐夫這么好的人,若是當真歿了,女兒定會傷心死的。”

    雖說房俊并無性命之虞,但是肩胛之上諾大的箭創,就算包裹著紗布依舊觸目驚心,聽聞還有部曲為了救房俊而挺身擋箭,當場身亡,只要想想事發之時的危急情況,晉陽公主便一陣陣后怕,當時伏在房俊床頭好一陣哭泣。

    少女心底善良,亦是心思敏銳,她知曉房俊對自己寵溺非常,而自己也將房俊當作親人一般相待。

    她有很多個姐夫,但是唯有房俊,才能得她一聲“姐夫”的呼喚,受到她的認同,她可不愿這個從小到大一如既往疼愛她、寵溺她的姐夫發生任何不測。

    然而這話停在李二陛下耳朵里,難免在不是滋味之余,亦喚醒了那一份早已掩埋多時的擔憂……

    想了想,將糕點咽下去,李二陛下看著閨女出落得愈發清麗無匹的俏臉,試探著問道:“今日父皇前來,實則是為了你的婚事……”

    聞聽這話,晉陽公主頓時俏臉一板,清聲道:“父皇為何總是惦念著女兒的婚事?女兒才剛及笄,出嫁并不急于一時,且病體未愈,隨時都有性命之憂,萬一成婚之后撒手西去,豈不是坑了人家?”

    這話聽起來,的確有幾分道理。

    畢竟當初孫思邈為晉陽公主診斷,說是舊疾兇頑,固然一時減弱,卻并未根除,應當好生將養身體,推遲幾年嫁人。身為大唐皇帝的掌上明珠,晉陽公主在身份尊貴無可比擬的同時,其實也會給予駙馬帶去諾大的壓力以及危機。

    試想,若是成婚之后晉陽公主舊疾復發,以李二陛下的脾氣秉性以及對晉陽公主的寵溺,駙馬必然受到遷怒,甚至于一家子都將面對皇帝的怒火……誰承受得了?

    李二陛下卻認定此乃推諉之詞,耐心勸解道:“你怎么能這么想呢?為父觀你近些時日以來氣色紅潤、身體康健,小時候的那些個毛病基本皆未再犯,想來早已痊愈,孫思邈大抵也是出于謹慎,方才說了那些話,實則并不打緊。你年歲大了,總歸是要嫁人的,難不成在宮里待一輩子?能夠看著你和小幺成親生子,再為你的長樂姐姐尋一門合適的親事,為父亦能對你母后在天之靈有個交待,否則心中日夜難安、惴惴惶恐!”

    說到動情之處,這位殺伐決斷的帝王居然眼角泛淚,感慨之至……

    晉陽公主就有些無奈,居然不似以往那般三兩句不來便強硬命令嫁人了,轉而動之以情、策之懷柔?

    不知又是哪個缺德鬼給父皇出得主意……

    心中思忖應對之策,晉陽公主螓首低垂,素白的小手兒輕拭眼角,聲音略見哽咽:“女兒不知何處做的不對,惹得父皇不快,否則為何父皇屢次勒令女兒出嫁?女兒不愿嫁人,愿著五彩褊襕衣,弄雛鳥于親側,一生一世,侍奉父皇……只恨母后殯天太早,否則何至于使得女兒這般為難?侍奉至親盡孝,卻屢遭逼迫,女兒的命好苦……”

    嬌弱的身子抽抽噎噎,神情委委屈屈,縱然是石人得見,亦要感化心腸,更何況是將其視若掌上明珠的父親?

    李二陛下又是心疼又是無奈,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這小丫頭,每一次對自己的話語不情不愿之時,便將她的幕后抬出來……偏偏李二陛下自己還就吃這一套,屢試不爽。

    見到閨女斷了線的珠子一般的淚水一滴一滴掉下來,李二陛下頓時慌了神,也摸不準這是真哭還是假哭,只得寬慰道:“罷了罷了,是父皇不好,父皇給兕子賠罪行不行?唉!成婚之事,父皇往后再也不提,只要你自己不愿嫁,那就在父皇身邊一輩子,你看如何?”

    晉陽公主抹了抹眼淚兒,抬頭瞅著李二陛下,問道:“此言當真?”

    雖然明知墜入閨女的彀中,但李二陛下無可奈何,只得說道:“君無戲言!”

    然后晉陽公主抹干凈眼淚兒,親手斟了茶水端給李二陛下,俏臉上甜甜一笑:“父皇喝茶!”

    “……唉!”

    李二陛下愁緒滿懷,郁悶不已,只得接過茶水,一飲而盡。

    想自己半輩子英明神武,口含天憲言出法隨,天下英雄莫不景從,自己的那些個兒子各個皆是人中之杰,結果在自己面前一個個戰戰兢兢唯恐行差踏錯,對于自己的話語奉若神明,不敢有半分違逆。

    結果偏偏拿自己的閨女沒辦法,長樂公主幽居宮中,一年倒有大半年待在終南山的道觀里,無數人上門說親,關中的杰出子弟一個一個扒拉個遍,卻沒有一個看得入眼的,這眼瞅著老大不小的了,難不成一輩子形單影只、無依無靠?

    現在倒好,長樂的事兒尚未解決,兕子這邊又是同樣的。

    偏生自己惱怒非常,在女兒面前卻是半點威風都抖不起來,沒有一個怕他的……難不成,這就是房俊談笑之時笑稱的“女兒奴”?

    簡直丟盡古今帝王之顏面……

    郁悶片刻,李二陛下心里琢磨著似乎應當提醒閨女一下,如今年歲漸長,到了談婚論嫁之時,便不能再如小時候那般纏著房俊,應當與其保持距離,免得招致風言風語。

    只是琢磨半晌,這話一個做父親的還是難以開口,便不僅有些黯然,若是皇后依舊活著,這等事情哪里需要他來操心?

    楊妃雖然賢惠,但是性子過于清冷,對這些是并不上心,也不會貿然去管教文德皇后的子女,至于韋妃等人,則私心太重,他根本信不過。

    倒是徐妃是個大氣爽朗的性子,只不過年紀太輕,難以服眾,沒人會聽她說道……

    想到這里,不禁又嘆了口氣。

    又當爹又當娘的經歷,著實不是那么美妙……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撒手不管的,婚姻大事,攸關一生,自己總不能將希望寄托在虛無縹緲的長生問道之上,希冀于長生不死,然后照顧閨女一生一世吧?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