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410 黑啊

    費奇看著手中的黃金,內心覺得它有問題,但是用偵測法術卻看不出來。它對于法術的反應與黃金一模一樣,使用各種其他金屬材質去對抗,也展現出正確的反應。費奇相信,如果不是看到它是如何從黃金龍身上取下來的,自己無法事先想到它居然是生長出來的鱗片。

    換句話說,如果將這些鱗片賣出去,沒有商人會否認它是黃金,因此它的確是有價值的。

    越是看起來沒有問題的東西,越可能有問題。黃金和靈魂能夠成為地獄唯二的硬通貨,并不是隨便確定下來的,一定是經受住了時間和各種技術發展的考驗。費奇想了想,走向龍圈一旁的大鍋。鍋里烹煮著黃金龍的食物,散發著濃重的煉金氣味。

    “那些是煉金黃金,你們魔鬼也知道這個配方吧?”巨人國王焦洛微微一笑,他說道:“我們在煉金黃金之中加了一些其他的成分,都是不難找的東西,所以這些飼料花不了幾個錢,尤其相比于產出來說。告訴你們的領主,這份配方我可以交給你們,不用擔心。”

    費奇不置可否,自顧自地檢查大鍋中的液體。煉金黃金在地獄里很有名,它常被用來欺騙其他世界無知的召喚者。由于點石成金的故事在多元宇宙廣為流傳,所以經常會有人向魔鬼們索要點石成金能力,或者直接要大量財富,這個時候煉金黃金就能出場了。它是一種有趣的煉金配方,運用了一些地獄七層的特性,可以將任何物體變成黃金,擁有完全一樣的特性,但只是臨時的。費奇在地獄七層自己的實驗室里也經常使用黃金作為法術材料,不過這種試驗一定要在半個小時內完成,否則“假黃金”就會變回沙子。

    再不被進一步破壞的前提下,這種煉金術的黃金一般能夠維持半年左右,所以魔鬼常以藝術品的形式將假黃金送出去,減少被人拆解、熔煉的幾率。如果沒有藝術細胞,將“黃金”皇冠融化成液體,準備制作成金幣、金條,它就會從內部開始逐漸變成鉛、鐵之類的東西,不過和空氣接觸的表面還是像黃金。騙局總有被揭穿的那天,但一般沒人能堅持到那一天。魔鬼會有各種辦法將貪婪者的靈魂帶到地獄中去,留下那些只會變成沙子和灰塵的殘骸。

    想到這點,他有了個猜測,但還需要進一步判斷。于是費奇從鍋里抓了一點黃金龍飼料,用舌頭沾了一滴,然后利用魔鬼的強大感官配合煉金術知識進行判斷。

    的確是煉金黃金為主,剩下的東西并不在契約魔的知識之中,而費奇自身的煉金術還管不到其他世界,自然是辨認不出來。他無法證明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但這不妨礙他又伸手蘸了一點,故意特別夸張地用手指捅到舌頭根部,使勁砸吧砸吧滋味,然后用力皺起眉頭。他雙眼中的困惑與緊張一樣多,因此顯得之后的恍然大悟非常真實。

    巨人國王的臉頰顫抖了一下,然后換上微笑的表情。費奇用余光注意到了這個細微的變化,然后說道:“我還要去檢查一下那些黃金龍,包括它們的身體健康狀況……等。”

    一個“等”字換來國王哼了一聲,聽得出他有些不滿意。“怎么這么繁瑣?我沒時間一直和你們耗在這里。要檢查就快點!”

    “如果是一千噸黃金在我面前,我就不用這么麻煩了。”費奇一邊嘀咕著,一邊來到黃金龍的面前。幾只看起來年輕些的黃金龍頭也不抬,只是自顧自地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年齡大些的龍朝費奇噴出鼻息,表現出一絲憤怒的情緒,但依舊非常克制。

    費奇徑直走到剛才被掀掉鱗片的龍身旁,開始檢查它的傷口。他以前只是殺過龍,并沒有飼養過,也沒有系統研究過,哪里會懂得龍的生理學?尤其這種黃金龍品類獨特,在地獄給魔鬼的重要知識中也不曾提及,所以他完全是在裝模作樣。

    “嗯,雖然和我想的有點出入,但基本證實了我的想法。”費奇嘗了嘗龍血,朝地上呸了一口,然后表情異常嚴肅地對焦洛國王說道:“這些黃金鱗片能保存多久?在什么期限前必須脫手處理掉?”

    “你這是什么意思?”焦洛國王還在嘴硬,不過費奇已經越來越篤定自己的猜測沒錯。

    “煉金黃金就是個騙局,它的結果從沒有改變過,無非是黃金變成沙子的早晚問題。”費奇飛起來,漂浮到焦洛國王眼前的高度,說道:“早晚兩個字決定了黃金騙局的難易程度,而龍族,正好是壽命極其悠長,甚至傳說中可以永生的族群。這兩種特性能不能結合在一起呢?有人會說一個是煉金術,一個是生物,怎么能夠結合?但這世界上不乏同時具有想象力和創造力的強者。”

    “我的領主大人說,他暫時不確定你選擇的是哪一種方法,但他已經有了兩種思路。一種是參考煉金魔像,一種可以通過吞噬周圍物質,不斷生成煉金藥水,比如酸液、熾火膠、雷鳴石,然后以投擲或者噴灑這些煉金物質為作戰手段的活化物體。將這個魔像的方法運用到龍身上,改造龍器官,來產生更穩定長效而且數量更多的煉金黃金。”費奇開始現編,但是他能以強大的身體和情緒控制力——其實也就是欺騙——來表現充分的自信,讓人覺得非常有說服力。

    “領主大人想到的第二種方法則是以煉金術為基礎,將龍的血脈和靈魂作為添加劑,催化煉金黃金。在多元宇宙的一些落后地方,存在著將生物能力轉移到另外生物身上的強化方法。煉金藥劑雖然不屬于生物,但的確有活化藥劑這種古怪的類生物體出現,還有煉金膠質怪(一種體液為煉金藥劑的史萊姆生物)。只要細致挑選,并以此為要素進行研究……”

    “別在這里廢話了!”焦洛國王強忍著不去擦拭額頭上的汗水,他說道:“說這些都沒用,這些是黃金,龍也能產生黃金,你若說它們不是黃金,拿出證據來!”

    “我們在場的這些魔鬼無法檢測煉金黃金,只有我們的領主用深獄煉魔的本領才能檢測,難道你愿意跟我去地獄走一趟覲見他?”費奇搖搖頭,緊接著說道:“而且你剛才要證據?靈魂契約不需要證據,你的靈魂對自己做的事情心知肚明。領主大人若是沒發現你在其中作弊,那也就罷了,你以后盡可以吹噓在契約交易中勝了魔鬼一籌。但既然偉大的領主大人指出來了,那么靈魂契約就會詢問你,到底有沒有這回事。要拿證據證明清白的是你和你的靈魂,你先想辦法如果讓自己的靈魂撒謊吧!”

    “你這是信口雌黃,胡攪蠻纏!”焦洛國王說道:“我已經拿出了報酬,完成了契約……”

    “錯,你沒有完成!”費奇說道:“我完全帶著你之前提議的黃金和黃金龍離開,并可以當著你的面將手中的靈魂契約燒掉,但你靈魂中的那一份并不會同時消失。你很清楚自己在契約交易中耍詐了,你那份契約還會繼續存在,直到將你的靈魂,以及你所有后代的靈魂都賠付給地獄。魔鬼可以接受損失,但是地獄從來不會。偉大的領主會在地獄等著你,還有你的兒子、孫子以及之后的子子孫孫。我們的收入會比現在高得多。”

    焦洛國王的臉色終于變了,說不上來是鐵青還是蠟黃,或者是能夠散發輻射的那種大理石顏色。“或許我應該去見見你的主人,它一定是個非常狡猾的混蛋。”

    “我的主人和混亂沒什么關系,也不是卵生,但我會如實轉告你的評價。”費奇說道:“還是讓咱們現實一點,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掉。其實也不是多么大的紕漏,只是要對這些黃金和黃金龍的價值重新評估一下。”

    “黃金是要用的,雖然這些鱗片金——請允許我用這種稱呼,來夸贊你們對煉金黃金的改進——鱗片金只有使用和消費的價值,保值的價值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有可能突然消失,因此,這是要打折扣的。黃金很大的一部分價值在于保值,而不是交易和使用它,所以這部分的折扣不會很低。與此同時,我們拿走的鱗片金必須盡快脫手,這勢必會影響它的價格。而且這么大數量,很有可能再流通回我們自己手上,這又是潛在風險。若是拿了鱗片金的魔鬼發現有問題或者遭受損失,我們又要承擔風險。風險就是成本,就要從價值中進行折扣……”

    隨后,費奇和焦洛國王進行了針鋒相對但又和諧友好的多輪談判,輪與輪之間以費奇“向領主大人進行請示”為間隔。談判是坦誠的(各說各話)、親切的(互相問候對方親屬)、充分地交換了意見(大家吵吵的聲音都很大)。最終,考慮到一致的戰略目標(靈魂契約要完成),雙方在互相尊重(都不想直接掀桌子)的基礎上,建設性地統一了意見。

    那些鱗片金數量太大,不利于銷贓,魔鬼只拿走六成;原本是四只活的黃金龍,現在變成十二只,年老的六只,年輕的六只。這些黃金龍占巨人王國保有量的三成,算是割下很大的一塊肉來。因此角落國王只允許費奇自己挑選兩只,剩下的由他在龍圈中指定。黃金龍的所有飼養方法,制造鱗片金的所有相關工藝步驟,同樣由魔鬼保留一份,不得外傳。

    這是最好不過的結果了。費奇閉上眼睛和“領主”溝通了一會兒,然后點點頭,飛到雅卡面前。“領主同意了這個交換方案,要求你保證貨物安全運送回去。”

    他眨了一下右眼,眼球斜著指向巨人國王,雅卡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正如之前曾說過的那樣,魔鬼在完成交易后,趁著擺脫了契約的義務之后,便將邪惡釋放出來,在這個時候黑吃黑。符文巨人雖然腦子不如魔鬼靈光,但黑吃黑的事情也做過不少,還是要防一下的。

    巨人將飼養方法的時刻展示給魔鬼看,其中有非常完整的煉金飼料配方。隨后,它們裝好鱗片金,劃出黃金龍把韁繩交給魔鬼。費奇進行檢查后,宣布靈魂契約的內容完成了,契約卷軸在它手中燒成灰燼。

    焦洛國王覺得全身一陣舒爽,如同千噸重擔卸了下來那般自在。他先仰天長吸了一口氣,然后便立刻向費奇發起了攻擊!

    “所有龍,進食吧!這是給你們的加餐!”

    負責飼養黃金龍的駝背巨人一下子全都趴在地上,它們齊聲呼喚,向圈里的黃金龍施展法術。一道又一道灰黑色的煙霧從巨龍的傷痕里冒出來,補全了斷裂的翅膀、殘破的爪牙。這些煙霧替代了自動解開的鎖鏈,變成韁繩與皮鞭,驅使它們向魔鬼們沖過來。

    “去,殺掉駝背巨人,不用管那些龍。”費奇對雅卡下達命令,然后說了句讓焦洛國王怒不可遏的話:“我來對付這個自稱國王的傻大個。”

    對費奇挑釁的回應立刻降臨,一只巨大的拳頭帶著符文的熠熠光輝向他飛來。費奇搖搖頭,抬起一根手指。他不是要用這根手指擋住拳頭,而是指著巨人國王身后。

    一只粗大的胳膊從國王身后伸出來,然后勒住了他的脖子。巨人王子塔塔努力將他的父王向后拉,激動而“真誠”地說道:“不行啊!不能這樣打啊!我會努力掙回來的,不要再增大損失了!”

    “你放開我!你這個笨蛋!將魔鬼都打死不就沒有損失了嗎?”焦洛全身用力,但是王子更加年富力強,而且使用力量時更加肆無忌憚,而他還需要顧忌自己兒子的安全。兩個人不斷在溶洞的墻壁上撞來撞去,整座山都開始劇烈震動。

    “父王,不行啊!魔鬼會因為這次襲擊而無窮無盡地向咱們部族發動攻擊!”塔塔的理由非常充分,他在轉心魔能力的暗示下絞盡腦汁為自己的行動尋找理由支撐,這或許是他生平最動腦子的一次。“您忘了嗎,那個魔鬼的領主已經知道這里的黃金、金龍,說不定也知道了位置。魔鬼們之前只是劫掠平地人(人類等生活在平原的低矮族群),以后就會完全針對咱們部族!沒別的辦法,只有讓他們安全離開,然后繼續合作啊!不能打啊!”

    “你忘了……只有……展現力……力量,才……有尊重。”焦洛氣都喘不上來,他用力向后揮肘,終于不再留情。于是,洞穴的震動更大了,已經開始有巖石落下。

    費奇對陷入纏斗的父子兩個送去同情的微笑,但是對這個結果絲毫沒有意外。他在王子的意識中植入了一個臨時的念頭,只持續到費奇帶著報酬離開這個世界。他要保證這次交易能夠順利完成,阻止任何威脅到交易的東西。

    在交易沒有完成之前,這個念頭沒有任何問題,它是自然的、正確的、合情合理的,沒有法術能夠察覺出來。但是在王子意識中的“交易”卻和靈魂契約的交易有所區別,那是以費奇和魔鬼們帶著報酬安然離去為結束的。

    于是,王子拖住了國王,費奇便加入了屠殺駝背巨人的行列。那些龍,由其他魔鬼去對付就好了,費奇只求以最好的效率完成戰斗,并不追求沒有戰損。而且這些黃金龍也是錢啊!

    如果雅卡有危險,看在她很有用的份上,還是可以救一救——最多也就這樣了。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