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再臨黃龍城1500月票加更

    魔邪從鐵家得到了有關飛舟的煉制方法,便動身離開了鹿血城,準備將傳承送回部落。

    鐵家。

    諸位長老齊聚一堂,這一次鐵家拿出了傳承,卻也得到了極大的實惠。

    “大長老,我離開鐵家,家中就沒了神藏境強者,如何保證家族安穩。”

    鐵厲沉聲說道,一座主城城主位置,確實讓他眼熱,特別是作為大夏的城主還能夠得到氣運加持,簡直就是夢寐以求的好事。

    “短見。”

    鐵虎呵斥了一聲,在鐵家鐵虎的武道實力雖然處于天脈境,但話語權很大,族人都聽從他的安排。

    “這里是大夏,哪里來的危險,再說了鹿血城發展了這么多年,那些普通武者都過來了,咱們鐵家難道還比不過那些散修。”

    鐵虎看著鐵家諸位長老,接著說道:“咱們鐵家以鑄造兵甲起家,但實力也很重要,沒有實力咱們就算是打造多少地兵,都會成為別人眼饞的對象,鐵厲成了大夏主城城主,有了這道氣運加深,外人必然要對咱們鐵家高看一眼。

    大夏的發展如日中升,氣運升騰,咱們這個時候自然要緊跟大夏的腳步才行,只有這樣鐵家才能發展壯大。”

    “至于鐵厲前往脈山城域后,家族安穩不用擔心,族中有一座地階陣法還能保族地安穩無虞,至于礦脈如果有危險,可以請求主城強者的庇護。”

    ……

    鐵虎啰啰嗦嗦的說了好久后,眸光落到了鐵厲身上。

    “你被委任為主城城主,這些年你也應該看到黑龍城等城域的發展了,大夏對于城域很重視,所以你的任務很簡單,對于大夏的任務要盡職盡責。

    記住你真正的靠山是大夏,至于城域中的其他人,在怎么強橫,也只是大夏的子民。”

    老鐵虎看的明白,大夏拿下了火靈,這等于族力擴充了一倍,北地將以大夏為雄,不靠大夏靠誰,一句話很簡單誰給飯吃就給誰賣力氣,至于吃了飯不賣力氣,想要做這份差事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個。

    ……

    夏園。

    夏拓的面前是殷洪和鑄器殿的羽、石火幾人,陣法師外加神匠師,實際上對于修巫的人來說,一法通百法明,多少都會有些涉獵。

    看著幾人將魔邪送來的鑄造飛舟的傳承看過,方才出聲問道:“怎么樣?”

    殷洪沉吟了片刻說道:“族長,這個飛舟的打造說簡單也簡單,就是需要一座懸空陣法,以靈晶作為動力源泉,陣法方面,族中完全可以布置出來。”

    “族長,打造舟體也很簡單,但需要進行嘗試一下。”

    對于飛舟,族中還是第一次接觸,還屬于一個新鮮事物。

    這也沒辦法,總要從無到有,這一次夏拓也被憋得沒辦法了,族中這么大的疆土,要是不搞出一些有助于城池、部落之間交流的玩意,部落內部都無法溝通。

    “好。”

    夏拓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對于飛舟,我有幾個要求,飛舟是要普及的,所以打造的時候盡量簡化,一是能飛,二就是能夠承載的數量要大一些。”

    “族長,我們明白了,先前給族里的大船刻畫過巫紋,有些心得。”羽回應道:“我們先打造出舟體,在請殷長老來刻畫陣法。”

    接著,幾位神匠師離開了夏園,為打造飛舟做準備。

    “殷長老,傳送巫陣可有眉目?”

    聽到夏拓的問話,殷洪苦笑搖頭,說道:“族長,傳送巫陣內有禁制存在,直到現在我都沒有敢輕易拆開,唯恐核心受到沖擊而損壞。”

    殷洪知道族中對于傳送巫陣的需求,特別是如今又拿下了火靈族域,東方大片的地方,要是沒有傳送巫陣,想要掌控這么大的地方真的很難。

    “罷了,不要著急,慢慢來。”

    夏拓露出一抹苦笑,接著說道:“這玩意咱們以前沒有接觸過,大殷王庭壟斷自然要布置一些手段反制,還得從外面想辦法。”

    “族長,倒是傳訊巫陣有些進展,不過單獨以我的見識,想要破解其中的玄妙,還是有些不足,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殷洪接著說道,族中將所有有些天賦的巫師巫徒都調給了他,但破解傳承或許一個靈光就行,但這個靈光卻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才行。

    “大夏疆土中有沒有對族中研究有幫助的人。”

    一時間,夏拓輕聲問道。

    以前他的眸光都在關注闔靈山以西,眼下闔靈山以東也是大夏的地盤了。

    殷洪搖頭,夏拓給夏閣傳令,讓族中注意有關事宜。

    打發走了殷洪,夏拓揉著腦袋,滿腦子想著去哪里找虛空傳送大陣,還別說真讓他想起了一個人。

    云瀾山!

    先前胖哥將其從祝融域給帶了回來,這說明云瀾山也有前往祝融域的路子,大夏前往祝融域全靠兩只腳,還有老王八蛋給的水路圖。

    云瀾山不可能是走的水路,但不走水路就要走東部火山界域和妖域,很大可能他就掌控著一條前往祝融域的傳送巫陣。

    就是不知道傳送巫陣是一座超級傳送陣,還是拆分成的好幾座中小型傳送巫陣。

    記起云瀾山,就不得不說其背后的龍伯圣地,這特么是一個大坑啊,如今西北大地本就暗流涌動了,這個時候插手進去,禍福難料。

    對于洞天圣地是何種存在,到現在他也沒有一個清晰完整的認知,正如他先前問那個不懷好意的神秘人所言,他們是人嗎?

    如果說是人,那么他們干的是人事嗎?

    種種跡象表明,邊荒域如此敗落,和這些洞天圣地脫不了干系。

    但話又說話來,這不是他躲著就能躲開的,有些事情該來還是要來的,洞天圣地爭奪的是氣運,大夏亦是如此。

    ……

    祭天殿內。

    巧兒看著夏拓走來,問道:“阿叔,你怎么來了。”

    “巧兒,你先前找到的金色氣運,有什么辦法可以感知分辨出來。”

    “阿叔,你是當局者迷,你乃是天授印璽,掌御人族紫氣,異樣氣運一旦出現,駕馭印璽就能夠感知出來。”

    被巧兒這么一說,夏拓也反應過來,自己這算是抓著寶物而不知了。

    “你是在黃龍城南的落龍山脈發現的龍伯圣地的武者吧。”

    “恩,就是那里。”

    從巧兒這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夏拓悄然離開部落,他準備去找找云瀾山看看,畢竟在部落里也想不到其他的方法,死馬當活馬醫吧。

    ……

    黃龍城。

    再次進入這座古老的大城中,人流依舊川流不息,往來四方武者前來易物,假意進入黃龍閣搜尋靈物,卻發現接待的人已經換了,已經不是云鶴。

    倒是意外打聽到了一個消息,執掌黃龍城的三位城主,不知道怎么的卻是換了人,至于云瀾山相關的消息卻很少。

    除了這些外,黃龍城還是那個黃龍城,對于往來的武者來說,根本沒有什么變化。

    鹿茸闕。

    夏拓品著熱氣騰騰的鹿血羹,飲著獸骨酒,和其他前來黃龍城的武者一樣,在他的紫府神竅內受命于天印璽流溢著紫光,有漣漪輕輕浮動。

    他在城中走了一圈,在靠近城中央的宮殿群外,感受動了金色運氣一閃而逝,顯然龍伯圣地已經掌控了這座大城。

    可惜,城中央的身影收斂著氣息,他不敢輕易的窺視,暫時離開了黃龍城朝著南方而去。

    從落龍山脈上空經過的時候,看到了巧兒所提到的大戰場地,山脈坍塌,哪怕是過去了許久,還有血氣升騰。

    他沒有停留而是徑直穿山而過,一直離開了萬里之后方才沒入一座山林中,找了一座小山巔開辟了洞府,作為休息之所。

    夜幕下,洞府內夏拓盤坐參悟著生命道,對于神通境一重邁入神通境二重法相境的路,他早已經悟透,實際上想要進入法相境并不是難事。

    但這并不是他所想要的,生命道符演化生機,多少武者祈求長生而不得,最終無奈下化為一撮黃土。

    而他有機緣參悟了生命大道,自然是要臻至極致后才會踏出下一步,然后在以道符衍道果,至于法相境不過是他參悟大道路上的一個過程,僅此而已。

    夜幕下,山野中沉寂,月華灑落,讓蒼茫的山野更加的如巨獸盤臥,晦暗中好似有兇獸張開了血盆大嘴。

    在不知名的小山中沉寂的夏拓雙眸開闔,走出了小山洞,而后精神席卷四周,將自己遺留下來的痕跡給抹除,原路返回落龍山脈。

    ……

    落龍山脈深處,先前廢棄的大戰廢墟前,夏拓如鬼魅一般出現,立在了樹影下,仔細觀察著廢墟。

    這片崩塌的山脈差不多有百里方圓,大裂縫一道道如地龍蜿蜒曲折,有些已經深入了大地深處。

    這里有關龍伯圣地隕落的神通境武者氣息已經被清除,對于此他并不感興趣,他是想要看看云瀾山有沒有遺留下來氣息,然后順藤摸瓜找到云瀾山。

    精神意念掃過這片區域,沿著裂開的大裂縫深入大地深處,還別說真的讓他找到了一點線索,在大地裂縫深處數百丈下的泥土中,一點指甲蓋大小的神金被泥土掩蓋。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