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消失”的藍禮

    紅堡內一直傳說有秘密隱藏,但沒人知道具體是什么秘密。

    征服者伊耿統治的時期,這座城堡開始修建,直到坦格利安王朝第三任國王,梅葛·坦格利安時代,紅堡才正式竣工。

    梅葛國王又被人們稱之為殘酷的梅葛,他的殘忍事跡很多,而與紅堡相關的一件事就是,在這座城堡竣工之后,他下令殺害了所有參與建造的工匠。

    沒人知道他為何要這么做,但聰明人都能猜得出這一定是在掩飾什么,所以如果這座城堡內真的有密道,也并非無法理解。

    只是這件事出自一個孩童之口,還沒有絲毫證據,就難免讓人疑慮了。

    但疑慮歸疑慮,眼前這位才五歲的孩子無端消失在城堡當中一天之久而沒被人發現,已經能夠隱隱說明什么了。

    所以當被找到的藍禮將這話說出口后,原本一臉怒氣的勞勃直接就被轉移了注意力,而他身旁的那位谷地公爵瓊恩·艾林則仔細詢問了一下藍禮大致的位置,然后與其他一些大臣談論起了此事來。

    被藍禮尤其注意的粉袍胖子也積極參與其中,單單看臉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還挺能裝。

    藍禮暗想。

    他能知道紅堡有密道這件事自然是因為前世看過的那部爛尾電視劇,但能記住這個卻是因為不遠處那位被稱之為八爪蜘蛛的情報總管瓦里斯的緣故。

    沒記錯的話,似乎那密道只有這瓦里斯知道,通過這個,他能偷聽到很多隱蔽事情。

    然而現在這家伙看起來就像是個事不關己的外人一樣,表現的天衣無縫,冷不丁一看還以為真的很無辜呢。

    藍禮因此有了一些想法,但此時他更在意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么自己沒有被找到。

    ……

    在王座廳被問話完畢后,他就被白袍騎士巴利斯坦帶著返回城堡內的居住地了,路上藍禮看似隨意的問了一嘴。

    “巴利斯坦爵士,聽說你去地窖找過我?”

    “沒錯,孩子。”白袍騎士回答:“因為我記得你對龍很有興趣,所以我想如果是你自己跑走的,也許會去那里。”

    說著,他忍不住問了一句:“真的是密道?”

    “當然。”藍禮點頭,“黑漆漆的,還很臟,你看我就知道了。”

    對方聞言瞥了他身上一眼,那沒來得及換的深綠色天鵝絨上衣與長褲上的確布滿了黑色灰塵,看起來可不像是正常建筑內的廢棄堆積物。

    “可惜你不記得具體在哪。”白袍騎士感嘆了一聲,內心當中其實對此頗為相信。

    眼前這孩子很聰明,但看起來可不像是會撒謊的樣子,而且今天發生的事情除了用密道來解釋之外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但如果這里真的有密道……

    身為保護國王的御林鐵衛,巴利斯坦對于這種事情非常敏感,他認為如果真的有密道而自己不知曉,那顯然是自己的失職。在勞勃之前,他曾服侍過兩任國王,而誰知道他曾經守護過的國王是否因密道而受到威脅呢?

    白袍騎士的心情因此變得有些壓抑,藍禮也沒再開口說話,而是想著這位剛剛所說。

    他去地窖找過,卻并沒有找到自己。

    藍禮瞇眼。

    雖說躲在骨頭堆中很隱蔽,但如果有意尋找,不可能看不到的吧?

    而且那么大一幅骨頭都碎了他似乎都沒發現……

    回來后才碎的?

    一大一小兩人各有各的心事,因此這段路程在接下來頗為沉默。不斷前行間,順著石板道路前往城堡中央區域,沒多久,叫做梅葛樓的建筑就映入眼中了。

    梅葛樓以殘酷梅葛命名,修建者自然不言而喻,它是歷代國王家眷們的居住之所,算得上是城堡中的城堡,它是一座巨大的方形堡壘,有著高聳厚重的城墻以及一條干枯的,布滿了金屬尖刺的護城河保護。

    此時這條護城河上的吊橋已經被放下,兩名守護入口的衛士朝白袍騎士躬身行禮,對方同樣回禮,然后帶著藍禮走入其中。

    進入底層大廳、順著樓體不斷向上,他最終被帶到了一個石質地板上鋪著淺綠色密爾地毯的房間當中——這就是他居住多時的住所了。

    白袍騎士隨之告退,而在他嘎吱關上那扇橡木厚門后,藍禮暫時收束其他心思,抬手下意識摸了摸口袋內的蛋形物品。

    回歸后緊接著就忙碌于應付外面那些人,根本沒有時間多研究之前的收獲。他還不確定這顆蛋到底能怎么用,但怎么說也算是他為數不多的特殊物品之一了。

    除了這顆蛋之外,他的脖子上還帶著一枚能用三次的青銅戒指,床榻下的木箱子當中也藏著半顆特殊的骨頭,只是眼下似乎已經用不到了……

    想著,他幾步走到房間一面掛在金色織錦下墻壁處的鍍銀圓鏡面前,目光注視而去。

    ……

    【種族等級:lv1】

    【職業:吟游詩人】

    【職業等級:入門】

    【職業特性:音律敏感】

    ……

    【擁有學識:紋章學lv7、游泳lv6、箭術lv5】

    ……

    【擁有學識:制毒lv5、匕首掌握lv5、釣魚lv2、騎馬lv2……(lv1省略)】

    ……

    【衍生特性:通靈紋章、人魚之息、歸巢之餌】

    ……

    隨著他的緊盯,一連串的信息如同霧氣般接連于鏡面當中浮現而出。

    這種出現的機制非常奇特,看起來似乎是在鏡面上顯露,但如果用手去觸碰,卻根本碰不到任何濕潤物質,那些迷霧般的文字反而會因此消散一空。

    藍禮認為這些文字其實并不是真正存在的,而是他思維的一種體現,因為平時不用鏡子,他也能夠察覺到這種信息,只是多寡問題罷了。

    而那樣的察覺就像是自身思想被自行凝聚而出的一樣在腦海當中進行,而不是眼前這副模樣。

    藍禮對此早已經熟悉無比,所以也沒多理會這種情況,目光看向那職業下面出現的特性,他若有所思。

    出現了一樣以前并不了解的職業欄,藍禮自然無法忽視,同時雖然對于吟游詩人這種以賣唱為生的職業不太感興趣,但這職業衍生出的特性卻不得不讓他重視。

    此刻看來這個職業不過是剛剛入門,而如果他主動提升這職業的等級,是否會出現新的特性?

    相比于等級越高就越難提升的技能知識,這個職業提高起來似乎并不是那么難,畢竟此時它還是最低級別的……

    與此同時,他又不得不往深里想這背后所代表的含義——

    如果吟游詩人是個職業,那么騎士呢?

    學者、水手、甚至巫師?

    自己所擁有的金手指似乎隱藏著很多尚未發現的東西。

    藍禮思索著,突然微微一怔,隨后目光看向不遠處的壁爐方向。

    比之前增強許多的聽力讓他隱隱聽到一些特殊的響動,而那似乎是壁爐后傳來的一些……鞋底摩擦地面的聲音?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