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七子的審判(30)

    啞巴女孩的平生信息很簡單,或者說很單調,藍禮也早就打聽了個清楚。

    她最初是被一位地位很高的老修女收養的棄嬰,后來那位叫做梅瑞雅的老修女死了,拉婭就變成了一個少有人理的孩子。

    年復一年的在這座圣堂當中成長,吃穿有圣堂供應,日常除了搗亂之外也干不了別的,女孩唯一會做的事情是洗衣服,似乎是那位收養她的老修女教的。因為這點,圣堂管理層曾想讓她負責給其他修女們洗衣以證明自己的勞動價值,后來這事因為一些很明顯的原因就不了了之了。

    不過圣堂中另一位名叫艾妲的修女與那位死去的老修女似乎關系密切,而艾妲修女又是所有修女的領頭者,所以就算拉婭做的許多事情都非常過分,她也沒有將之趕出去,反而常有維護,時不時還會去照料一番。

    發覺到拉婭身世有問題后延伸出的另一個問題讓藍禮有些無法靜下心來,于是他也沒理會此時天色尚早,才剛剛走到了自家屋子門口就復又改變方向,轉頭朝著另外一個地方走去。

    長時間在這個居住區當中生活,他對于這里的一些名人多少有所了解,所以知道那位叫做艾妲的修女目前應該在花圃澆花。

    果不其然,當藍禮順著居住區錯綜復雜的巷道走到一處被建筑包圍著的空地小廣場中時,他就見到了那位在修女們心中德高望重的存在。

    只是當藍禮開口詢問收養拉婭的那位修女后,對方回答的卻很出乎他預料。

    “我其實也并不與梅瑞雅熟悉,她是從東大陸來的。”有著一頭黑白摻雜頭發的老修女邊澆花邊緩緩道:“因為她資助了圣堂一大筆錢,所以我們都很尊敬她,但她很孤僻,平常時候除了與拉婭那孩子相處外很少與我們說話。

    東大陸是對狹海對面那塊大陸的簡稱,正式名字是厄斯索斯,也就是自由貿易城邦所在的大陸。

    “她長的什么樣?”藍禮詢問。

    “沒有頭發,半邊臉被燒傷過,其他很模糊,時間太久了。”這位看起來五十多歲的老人慢吞吞地回答,說話時枯瘦的手指觸碰著一朵看起來嬌艷欲滴的紅玫瑰。“記得很漂亮。”?

    藍禮聞言皺眉,然后突然問:“既然不熟,為什么您那么照顧拉婭?她們都說您是因為舊情?”

    “因為我的耐心比尋常修女要多得多,爵士。”對方聞言呵呵一笑:“你曾經說的那些話沒錯,我們不應該忽略眼前的可憐人,更何況梅瑞雅修女留下的錢足以替拉婭贖很多罪了。”

    她邊說邊直起腰來,一臉欣慰地看著那原本凌亂的花圃被重新弄的整齊美麗,同時朝藍禮道:“很多人都嘗試過接觸拉婭那孩子,但都沒有用。我不太清楚您是怎么辦到的,但爵士您既然能改變她,就希望您多多照顧她。她是個可憐的孩子,以前有梅瑞雅修女在,梅瑞雅死后我也可以多少給她一些照料,可我死后該誰照顧她呢?她自己是肯定不成的……”

    她隨后嘮嘮叨叨了一番,藍禮靜靜聽著,最終一切話語落下后,他朝這位老人躬了躬身,隨即轉頭離去。

    對方在若有所思地看了他背影一眼后,搖了搖頭,隨后復又從口袋中掏出一袋花籽來,重新忙碌了起來。

    沒有從艾妲修女那里得知太多消息,但所了解的卻讓藍禮心中某個猜測更加嚴重,于是當他返回屋舍后,直接推了推床上熟睡著的光頭男孩,直到對方咕噥著蘇醒過來。

    時間還太早,周圍環境除了鳥鳴聲外什么都沒有,乃至于被叫醒后男孩滿臉茫然,繼而揉了揉眼睛,略帶起床氣地回答了一句藍禮剛剛問過的問題。

    “我都說不知道啊,我祖母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我父親可能都不清楚,這我哪知道啊?”

    “你仔細想想。”藍禮蹲在他床側嚴肅地詢問。

    “仔細想想也是不知道的。”男孩梗著脖子回答,但在對方瞇了瞇眼睛后,他卻還是不甘不愿地撇了撇嘴,然后迷迷糊糊的琢磨了好半天,才終于憋出一句話來。

    “祖母失蹤前好像和祖父吵架了。”他語氣遲疑地道:“好像吵的很兇,然后她就走了,再也沒回來。”

    “然后呢?”

    “然后我就不知道了啊。”

    男孩道:“可能先回龍石島了?我們家的人一吵架,其中一方肯定就會跑回龍石島去,我祖母應該也不例外吧,后來她可能去了東大陸?她好像常去東大陸,我父親說她對那里總是很感興趣。”

    “別的事情呢,有沒有一些比較奇怪的?”

    “奇怪的……”男孩苦思冥想了半天,最終開口道:“她有一顆怎么孵也孵不出來的龍蛋,這算是奇怪嗎?”

    “金色的?”

    “也許吧,我不知道。”

    說著,男孩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些特殊消息,只是這事可能涉嫌誹謗自家長輩,他就有所猶豫。

    不過看了看藍禮眼下這嚴肅模樣,男孩還是道出了口。

    “我小時候聽祖父說,祖母可能是瘋了,沒事整天就鉆研那些根本用不出來的魔法咒語。父親不這么說,但他說祖母總喜歡胡思亂想一些事情,比如她認為世俗權利沒什么打緊的,學習魔法才是正途,因為魔法可以讓人變成任何人,也可以替代任何人。她還總說她那顆蛋不是死蛋,是一顆充滿生命的蛋,里面孕育著一條非常強大的魔龍。”

    “那顆蛋后來孵出來了嗎?”

    “我不知道,祖母把它帶走了。應該是沒孵出來吧,這種事情瞞不住的,但沒聽說有哪里多出一條龍。”

    藍禮點了點頭,見男孩實在說不出什么了,就拍了拍他的腦門,讓他自行歇息。

    男孩伊戈反而沒了睡意,見這位金發騎士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他好奇地問道:“爵士總打聽這些干什么?你家難道有長輩和我祖母認識?”

    “差不多吧。”藍禮回答,站起身來走向自己床鋪,同時口中道:“再睡一會,睡醒了后跟我去圣堂的墓園一趟。”

    “墓園?”男孩聞言一愣。

    “去那里做什么?”

    “看望一位故人。”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