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大發明家

    挑高幽深而又空曠的廳堂之內,穿著一襲灰色學士長袍的灰發老人溫聲細語,聽起來仿佛是一個慈祥的老爺爺,令人不知不覺間就能放松下來。

    “島上氣候一直很潮濕,再加上現在是夏季,人的體液會變得很粘稠,所以生病后往往會持續很長時間,也會有更多突變的可能。這主要是某些地方體液過剩的緣故,眾所周知,體液過剩或不足都會造成疾病的誕生,所以我在為佛里克醫治時,主要的辦法是對此做出調整,而經過我這幾天的……”

    這些專業知識話語讓站在領主椅子下方的前代理城主安德魯頗感深奧,卻也對于這位坎斯學士的學問佩服非常。

    然而他口中的話在藍禮聽來卻全都是謊言。

    獨特的通靈之刻天賦讓他在與人面對面交流,或者說在有人專門與他講話時,能感受到對方散發而出的種種情緒,這種感受并不是太清晰,只能朦朧分辨出一些大體的——憤怒、哀傷、誠懇、或虛假。

    此時藍禮就感受到了眼前這位慈眉善目又略顯駝背的老者實際上完全是在撒謊。

    他口中對于這個時代的醫學知識不可能是謊話,那么他撒謊的地方在哪呢?

    很輕易的,藍禮就能猜到,是他根本就沒有去給那所謂的佛里克治病,而是去做了其他事情。

    與此同時,在這位坎斯學士之前自我介紹的時候,藍禮同樣感受到了這種虛假,所以他初步判斷,這位與他保持通信近十年的老學士,實際并不簡單。

    想著,坐在石質領主椅上,看似靜靜傾聽的藍禮突然開口問道:“學士對于醫術方面很精通?”

    “在舊鎮學習時,我專門研究醫術。”坎斯學士如此回答,但似乎怕藍禮誤會,他于是又補充了一句:“對于冶金和神秘學也都有所了解,渡鴉學同樣精通,只是我最擅長的還是醫術。”

    “我聽說學士們能用握手腕的辦法來判斷人生沒生病?”藍禮聞言佯裝好奇地問:“這是真的嗎?”

    “通過感觸脈搏的跳動節奏確可以發現一些人體內的異常情況,但那需要很高深的樂理知識,而我對這點涉獵不多。”

    坎斯學士如此回答,藍禮聞言開口聲稱想要體驗一下,于是這位慈眉善目的老學士就沒有絲毫防備地踏步上前握住了他的手腕。

    但緊接著,他就被藍禮反向抓緊了胳膊!

    “大人,您這是?”坎斯學士對此頗為驚訝,或者說他完全想象不到藍禮能夠發現他的謊言,然而此時藍禮卻并沒有解釋的意思,他一改之前和善,捏著這位老人枯瘦的胳膊,面龐顯露出一絲冷笑。

    “舊鎮對于學士的分配有著非常正規的流程,同時也會在君臨備案,我不懷疑坎斯學士是真正存在的,但我猜他的存在已經是過去了吧?”

    這話冷不丁聽起來有些莫名其妙,起碼來說安德魯這個廳堂當中的第三者就完全沒聽懂藍禮在說什么,但當事人卻因此而面色一變。

    “您這話是什么意思,公爵大人?”

    藍禮沒回答他這個問題,而是轉移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中年男子。

    “安德魯,你先下去,我要單獨和坎斯學士談談。”

    龍石島的前代理城主對此頗感好奇,但他聽到藍禮話后還是點了點頭,然后踏步走出了大廳。

    于是此地只剩下藍禮與被他抓住胳膊的老學士。

    “你殺了他?”藍禮隨后問。

    “您到底在說什么?”

    “是在來龍石島就任之前?”

    “請先松開我的手,大人,您的力氣太大了,有什么事情我們可以——”

    “你為什么要這么干?”

    “恕我直言,大人,您——”

    “你是被流放的?”

    ……

    連番質問語速急促,也顯然有些驢唇不對馬嘴,然而當藍禮最后一句話落下后,原本臉上還能保持淡定的老人卻渾身一顫,隨后充滿驚恐地瞪著藍禮,嘴唇開闔間想要說話,卻哆哆嗦嗦的沒說出任何一個字眼。

    “你被學城流放了,你殺了真正的坎斯學士,你代替他來到了龍石島,你……”

    瞧著眼前這位近在咫尺顯得慈眉善目的老者,藍禮同樣頗為驚訝。

    單從外表來看,顯然沒誰能想象的到這位氣質長相如此和藹的一個人會是那么的狠毒,然而通靈之刻的反饋卻清晰告訴藍禮,這一切都是真的。

    如果單單只是隔著距離的感知,藍禮只能感受到一股股朦朧的情緒,但當他能觸碰到目標時,藍禮可以主動的將自己的“思緒”傳導進入對方身體當中,然后與對方心神相連。

    這種狀態下,他不僅可以感受到對方的一切感覺,同時更是能讀取到對方腦海中浮現而出的思緒!

    曾經在角陵逼問那紅袍僧時,他就是用的這種手段,眼下同樣如此。

    這手段顯然非常令人恐懼,就見本應該心理素質強悍的老人此刻被嚇得就像是一個見了鬼的小女孩一樣,枯瘦的身體完全止不住地連綿顫抖,臉色蒼白而又恐懼。

    “你的目的只是代替他?”

    “我——”

    “你為什么被流放?因為研究死人尸體?”

    “你這——”

    “你叫什么?”

    “科本!科本——!”

    仿佛受不了了一般,身著灰羊毛長袍的老人尖叫著劇烈掙扎了起來,藍禮見此手腕一松,于是他整個人就不由自主地踉蹌后退,最終噗通一聲倒在了下方黑石臺階上。

    “科本?”藍禮有些驚訝。

    “沒錯,科本!”翻滾摔在階梯下的老人驚恐地瞪著他,完全不顧自己身上摔了一跤而帶來的劇烈疼痛。

    “我叫科本,沒錯,我叫科本,不是坎斯!不是坎斯,你別再說了——你——你用了什么手段?魔法?”

    他前半句話當中充滿了顫音,后半句卻似乎突然穩定住了心神,臉上反而露出一抹狂熱來。

    “是魔法?你用了魔法!?”

    領主椅子上端坐著的藍禮沒回答他這個問題,而是愣愣地注視著不遠處這位癱倒于地的老人,有種突然中獎了的感覺。

    最開始他以為這位可能是什么無面者之類的存在偽裝,所以才用計將他緊緊拽了住,而隨后一連串的逼問則讓他了解到,這位是個冒名頂替者。

    然而問到最后,他卻問出這么個名字來了。

    科本?

    要說藍禮對于前世那部劇的印象大體而言已經很模糊了,但這個名字他實在是沒辦法忘掉,無他——那部劇最后雙方的對決,這個叫科本的老頭完全是其中一方的外掛啊!

    仔細想想,這位到底都有什么身份?

    國王之手,情報頭子、死靈法師、大科學家……既能出策安邦定國,又能發明鉆研搞出屠龍利器,性格忠心耿耿任勞任怨,不講半點私情,簡直是一個無所不能的全才了。

    或者說,這位完全是七國上下第一人才啊!

    原本藍禮對于這個偽裝者還頗有敵意,但現在他突然感覺,要真是科本,那么這個……

    “你說你只精通醫術?”黑發年輕人突然發現了一個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您用的是魔法嗎?”老頭不理會他的問題,而是爬過去迫不及待地問。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這……沒錯,我是對醫術鉆研比較深。”

    “那么軍備制造方面呢?”

    “軍備制造?”老人聞言一愣,繼而滿臉茫然。

    /txt/103858/

    。_手機版閱讀網址: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